Pinned toot

正好我今天续费了,就放一个我的邀请链接在这里。我一般不喜欢这些affiliate programs, 常常不想把自己作为营销的一个节点。但是端传媒它真的值得。

点击加入端传媒会员,立享85折起优惠!邀请你一起聚焦深度、掌握时政脉络,用你选择的媒体,决定你看见的世界。theinitium.com/subscription/of

Pinned toot

原号 @prof_9 现在在自己的站践行民主制,烦请大家放行关注 :doge21: 我的光剑等着你们噢 :blobcatglowsticks:

从今天开始我不会给adobe公司支付任何一分钱,并且将给破解工具捐款(如果他们开放paypal捐款渠道) 对于这种流氓公司,我用盗版心安理得 :) 具体情况如下(还没踩坑的象友可以留个心眼,更别上所谓free trial的当! 

最近都没怎么拍照,想cancel掉adobe的photography plan,结果惊人地发现有一笔三十刀的cancellation fee,原来这个plan的monthly charge上面写着视力5.2的本人都要眯着眼才能看清的小小的一行字:“Annual Plan, paid monthly”。相当于把年费计划给你开个十二期免息,而并不是真的monthly plan。我甚至不记得在付费的时候有任何提到cancellation fee的地方。
上网一搜,受害者当然不止我一个,更不可理喻的是有的人试图在adobe声称的free month里cancel plan也被收费了,原因是这个free month并不是free trial,只是在annual plan里面给你免去一个月的费用。这么大个国际公司,搞这种流氓手段诱导消费,我不知道该用什么词来形容。
可能是我一直活在苹果生态圈的bubble里被惯坏了,难怪这个plan在iOS端是无法购买的,当时我怎么没多留个心眼…

*补充一下:官方宣传的14-day trial理论上应该是不会收费的,但在你试图cancel的时候,它会在再三挽留被拒以后,向你提出额外赠送一段时间的free month。上面提到的事例里那位网友就是接受了free month以后,在14天trial结束后、free month结束前取消订阅,而被charge了六十多刀。cancellation fee是随已经付费的months数递减的,我从订阅到现在大概过了半年,所以现在的cancellation fee只要三十刀。
我也经历过上述流程,当时adobe给我offer了三个月的free month,当时我在想“why not?”,就欣然接受了。我可以确定的是没有任何显眼的地方说明了接受free month意味着订阅annual plan,更没有提及cancellation fee。
所以大家一定不要接受这个所谓的free month,不要被一时的小便宜迷惑,该cancel就cancel!

是我老了吗 怎么突然开始觉得邮件的默认字体小的看不清了....
还是因为换了一个语言...

忽然想起一个很好笑的事

去意大利玩的时候,第一天到的罗马,落脚九点后我们特别饿就吃了酒店的早餐

我朋友习惯和冰美式但是碍于在意大利(大家都懂得),就不敢问服务员要

结果看到自助咖啡机上有冰美式的选项,喜出望外

结果按出来是白水(爆笑

當民主國家的公民是很辛苦的,因為你不辛苦的話,有人很樂意辛苦一點去剝削你。

你要有媒體識讀能力,看到新聞報導要去思考背後的脈絡跟利益糾葛,而不是被媒體牽著鼻子走。

你要有數據解讀能力,看到統計資訊要去瞭解資料的來源、解讀方式、結論是否有效,而不是單純拿著數據到處搖旗吶喊。

你眼中不能只有黨派,至少要能解讀派系、地方勢力、各種歷史交織出來的脈絡。

你要有自己的政治目標,選舉不過是政治改革的一小部分,背後的資金、派系、人際關係、科技都是不可能從政治中剝離的,也無法獨立運作。

〰️

只有親自下去接觸你有興趣的議題:聆聽、溝通、交流、做事,按照這個順序進行,才不會掉進八卦小報那種片段又失去脈絡的釣魚文邏輯。

切身的活在你的 local community 之中,少說自己看了什麼,多聆聽、多說自己做了什麼,才會真的幫助到人。

《部分中国用户转战 Mastodon》 因国内加强监管,部分中国社交媒体用户转向了微博服务 Mastodon。Mastodon 是去中心化、分布式微博社交网络,采用联邦式架构。4 月底至 7 月中旬期间,Mastodon 的中文用户增加了逾 5.1 万。Mastodon 是一家德国软件开发商在 2016 年创建的,提供类似于 Twitter 的功能,但允许用户加入各种社区,这些社区托管在不同的服务器上。现在,大约有 15 万名讲中文的用户使用 Mastodon,入驻了其中的 100 多个社区。 | solidot.org/story?sid=72386

第一,

牛郎织女偷衣服的传说很早就有,叫做天鹅处女母题,而且是世界性的。

体现了母系婚姻(仙女神鸟表明女性地位高且自由、故事地点发生水边表明在河边求偶习俗)到父系婚姻(但是社会转变成父系,所以男子要囚禁一个只属于自己的妻子)的转变。

很多故事中,最后仙女还是飞走了,还有带着孩子一起飞走的。越早的版本,女性越渴望飞走。越晚的版本,仙女被留下的越多,或者孩子被留给男方的也越多。

这种版本中国汉族也有(从田螺姑娘到狐狸精,反正就是要给男性生育、性欲、家务活儿、物质财富的服务),各少数民族也有,乃至全世界都有。要骂猥琐,就骂万恶的父权社会好了。

第二,

中国神话中牛郎织女正常恋爱的版本也很早,是另一个发源。
“迢迢牵牛星,皎皎河汉女”嘛。两人感情不错,也没有偷衣服偷看洗澡的情节。

这个传说倒是有织女不堪996织布的痛苦,“辛苦殊无欢悦,容貌不暇整理”。

后来天帝让牛郎织女结婚。结果婚后牛郎也很开心,也不放牛了,俩人天天度蜜月一起玩,结果被天帝惩罚只能见一次。其他时间继续996,织布的织布,放牛的放牛。

每次见到两个人都呜呜哭。另,这个版本的鹊桥相会,据说是为了解释候鸟迁徙。

妈呀这个故事也太让现代打工人共情了叭!而且我觉得它非常中国,可怜的劳碌命夫妻俩。其他国家明明很香艳,中国版本就这样苦逼!我真的觉得这个版本的牛郎织女最需要七夕休假见面。

我最喜欢这个版本!

第三,

董永的故事,最开始也没有偷衣服情节,是织女/七仙女看到董永确实是贫穷孝顺卖身葬父的好人,就说可以做他妻子。然后帮他织了十天布,满足了主人的要求,换了董永的自由身,然后就飞走了。故事里,董永也没把仙女怎么样,也没交代后面的情节。

我也挺喜欢的这版的,董永是好人,仙女很仗义。也没有那么多香艳事。就是好人受欺负,高人看不过眼下来帮忙,用妻子的身份只是让凡人不那么奇怪而已。

第四,

偷看洗澡这种恶心情节,很可能是明清民国的香艳恶俗小说和戏曲闹的。写进教科书,就是新中国的锅。

第五,

后来的故事,基本是这几个传说排列组合。

Show thread

内娱又开始狂转只有一个中国
cnm那可不是吗 有两个中国谁他妈还受得了

Instagram 终于改回来了

之前的短视频式界面太傻逼了

去年我进去喝大茶,出来之后在纽约学法律的朋友给我打电话简单关心了一下我的政治问题,当时她马上毕业了,我问她毕业之后准备在纽约发展吗?她说准备回国,某大学教法律去。我拼了老命以身作则劝她不要回,不听的。
刚刚微信跟我打语音,说不敢发文字,她回国在大学工作一年,被学生举报课堂上讲美国崇洋媚外,被辞退了。换了一个学校应聘,政治审查找到前任学校问情况,又被拒。现在人在外漂,说几个月没收入了,想找个留学机构看看有没有办法挣钱。
“再过几个月也许就有学校就不在乎我的政审问题了呢?二十大之后也许会好些呢?”
我不知道她哪里来的天真,像被捣烂的粪坑里一张从未被人使用过的洁白卫生纸。还在期待着一个用她的人。

昨天看到的,希望我死后也可以和我的宠物们重逢。

离职了!

翻了半天 几十个群都退完了!

老子终于免费了!

呃啊……..万万没想到南京那件事的余波蔓延到我身边……今早来上班,听到办公室同事说我们接到了投诉,原因是博物馆内的(一块上世纪设立的)功德碑上有日本人的名字,群众认为很不合理,希望我们能把日本人的名字取掉……

我听到就觉得好弱智……

温热知识:功德碑顾名思义是用来记功颂德的,人家捐了钱,你干了个几把JPG

叹气,看到有人说:“为什么非得叫‘夏日祭’,叫‘夏日嘉年华’不就行了吗?”——然而问题是,“嘉年华”是个地道的天主教词啊。

所谓“嘉年华”,其实就来自粤语音译的英语词 Carnival,这个词的词源为拉丁文 Carnem Levamen,字面意思是“减轻肉”——这是什么意思呢?原来天主教每年有一次大斋,大斋期间不许吃温血动物的肉,因此,大斋前最后一个可以吃肉自由的日子自然被人重视,后世演化为一种狂欢节日。

顺便一说,Carnival 在日语中亦被译为“谢肉祭”(“谢”在文言文中是“告别”的意思)——这个节日和“祭”没关系,你觉得他们为什么要这么翻译呢?

另外一个梗,由于谢肉节在意大语中写为 Carnevale,导致一些民间词源学家误以为 Carnival 的本义是“Carne Vale”——“肉肉拜拜”。

我自己也有过民族主义激昂的时期,现在回想,只能感谢自己在读完张纯如的《南京大屠杀》之后紧接着读的就是季羡林的《牛棚杂忆》,两书一对比,我瞬间意识到,残忍地对待他人这点不分民族而关乎权力。

笑死我,鸡友都是什么鬼才。
还给薰把台词都配好了:Ask not what your bird can do for you
- ask what you can do for your bird

根据high/low context communicating(说话时意思表达是含蓄/implicit还是直接/explicit)和direct/indirect negative feedback(批评/指正他人时是否直言不讳),大致可以分为四个象限:

A) High-context communicating, direct negative feedback.包括德国,丹麦,奥地利,荷兰等。这些国家的人,说话直接,意义明确。和这一群人打交道大概是最轻松的吧。

B) Low context communicating, direct negative feedback.包括法国,以色列,俄罗斯,西班牙,意大利等。这些国家的人,通常说话比较含蓄,除非是指出他人的错误/批评他人的时候,会变得很直接很不留情面。(不过,书里指出,对于上级他们并不会这样直接批评...)

C) Low context communicating, indirect negative feedback. 包括美国,英国,加拿大。和这些国家的人打交道,通常不用费心思去猜弦外之音,除了一点要特别留意:这群人会把批评/指正的言辞包装得一点都不像负面反馈,比如:Could you consider other options? Perhaps you would think about...如果老板对你说这些,而你认为这只是无关紧要的小建议,那你可能有麻烦啦。

D) High context communicating, indirect negative feedback. 包括中国,日本,泰国,印度,沙特阿拉伯,墨西哥,阿根廷,巴西等。这是我们最熟悉的沟通方式了...说话委婉含蓄,有大量弦外之音,有很多解释/曲解的空间。

Show thread

习近平是保质期也只有72小时还是像腊肉一样长期稳定

Show older
The Senate

Welcome, to the Galactic Republi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