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nned toot

正好我今天续费了,就放一个我的邀请链接在这里。我一般不喜欢这些affiliate programs, 常常不想把自己作为营销的一个节点。但是端传媒它真的值得。

点击加入端传媒会员,立享85折起优惠!邀请你一起聚焦深度、掌握时政脉络,用你选择的媒体,决定你看见的世界。theinitium.com/subscription/of

Pinned toot

原号 @prof_9 现在在自己的站践行民主制,烦请大家放行关注 :doge21: 我的光剑等着你们噢 :blobcatglowsticks:

进了趟超市,想买新拖鞋,只有蓝的和粉的which is fine反正我随便买,因为更喜欢蓝色我就去挑,结果发现这些蓝的怎么就这么大呢,于是我拿起一双粉的发现果然小一些,然后我意识到,哦原来蓝的是男的粉的是女的啊,感谢大家听完我的我想换个世界活一活ted talk

#幼稚園日常 剛剛和特別黏我的一個小朋友聊天,馬上要畢業了還很傷感來著,我說你媽媽長得和我媽媽好像呀,我看見你媽媽就想到我媽媽。然後她很認真地問道:“老師,你也有媽媽嗎?”
我:... ... :0390: :0390: :0390: (emo的氣氛被破壞了

《淘宝大量用户信息泄露》 商丘市睢阳区人民法院 6 月 3 日在裁判文书网公开的刑事判决书显示,两名犯罪分子在淘宝爬取并盗走大量数据。经过检方核实,被盗取的淘宝用户数据近 12 亿条。淘宝去年 8 月 14 日报警,有黑产人员通过接口,绕过平台风控,批量爬取数据,爬取内容包括买家UID、淘宝昵称、用户手机号等敏感信息。淘宝在一份声明中表示,没有用户资讯被卖给第三方,也没有发生经济损失。法院裁定,这家公司一名员工收集超过 10 亿条淘宝用户资讯,虽然是用以为客户提供服务,但该员工及其雇主判处三年以上监禁,并处以总计 45  万元人民币的罚款。 | solidot.org/story?sid=68048

厨房小贴布:如果不会拍黄瓜,可能不是你的原因,是刀和砧板不合适导致,不要慌。

把黄瓜塞进保鲜袋,用擀面杖击打即可。

从更高的层面来说,编程随想的陨落是中国近三十年来以知识精英群体(即“公知”)为主导的“启蒙”运动破产的余声。所谓“启蒙”,是知识精英们通过上智向下愚宣教的方式来“开民智”,从而
改变中国的运动。
实际上,这种“启蒙”仅仅是将普通民众当做待改造的客体,忽视他们自身的主体性,其中无疑隐藏着一种精英式傲慢;更不用说很多知识精英本身就未能平等看待普通民众,动辄搬出《乌合之众》作为解释社会行为的圣经。因此,一旦民众有机会发声(这显然归功于 4G 网络和千元智能机的普及),打破曾经由知识精英垄断的公共话语空间,发出并非如知识精英们所愿的声音,他们就产生了巨大的幻灭感,哀叹“启蒙失败了”,殊不知这是他们自己长期脱离民众的结果。
一个典型例子是,面对最近一年网上“马云挂路灯”的声音,一些人竟然发昏到去力挺马云,这无疑是一种政治上的“自我放逐”——自己主动封锁了参与当下中国的社会热点事件、与普通民众互动的路径。
由此可知,新一代反抗者若想有效推进政治议程,就不能不走“知识分子结合工农群众”的道路,让各色理论不再只是书本上架空的教条。这也是在当下这个民粹主义为基本底色的时代,知识分子真正可行的路。

Show thread

编程随想出事的猜想算是被坐实了。以事后诸葛亮的角度来看,他的网络安全技术水平远在普通网民之上,采取的各种防护措施基本没有什么漏洞。然而,编程随想的“阿喀琉斯之踵”恰恰也出现在这里:他机关算尽太聪明,远超普通人的防护措施反而变相地增加了自己的特征,让自己成为一条极其容易被盯上的超级大鱼。那么,一旦当局采用大数据技术排查,他的种种异于常人的特征都会出卖他。这大概就是整件事的前因后果。
这给新一代反抗者带来两个警醒:
1. 去中心化的反抗才是当今应对利维坦时可行的措施,这也是香港示威者的启示。编程随想这个身份运转了十二年,他的博客成为一个极度中心化的节点,一旦他出事倒下,他所做的一切就功亏一篑了。相反,若存在千万个“编程随想”,就可以造成“野火烧不尽”的局面。
2. 最好的保护是没有特征。最近几年兴起的以 Shadowsocks、V2Ray 为代表的代理工具选择走混淆伪装流量的道路,并因此牺牲一定的安全性。然而,比起更安全但流量特征明显的 VPN 来说,它们能有效地欺骗 GFW 实现翻墙。同样的,如果有多个没有明显特征的“编程随想”暗中传播信息,效果显然好于只依赖一个超级大鱼。

#编程随想

hhhhhhhh 说到别人就觉得你虽然无意识的选择了但是你在行为和结果上是获益了/帮助了侵害/没有制止,不帮大熊的就是帮胖虎。说到自己就是我没得选没得能力你这是privilege 我为什么要为恶而牺牲自己的体验/自由/选择。

1. 当rebel 或者activist 能不能有点担当,要么就承担一些额外的努力或限制,要么就额外承担别人觉得你名不副实的骂名。这不是关于善和恶,而是因为你want something to change, want to make something happen. 改变自然是需要某种作用力来推动的,不论这个“改变”是多么的正当正义或理所应当。

2. 在说是否privilege 的时候能否多联系一下自身而不是联系一个自己想象出来的underprivileged 的群体来感动自己。你的想象说不定也会让那个被想象的群体笑掉大牙。

Call Her Daddy (not that I listen to it anymore) 也要变成Spotify 独家了。这些hoarder 好烦啊

跟兄弟一起做颈椎操 :psychedelic_cat: ,每天五秒,三天后收获可一百八十度旋转的猫脖
#cat #猫猫凝视

自从留过长发之后就喜欢不了短发了,开始重复进入
长发——进入新环境担心不被接受而剪成短发——混了几个月混熟了——重新开始留长
的循环 :ablobdrum:

男人如果放下对失败的恐惧,就会更容易向女孩表白,也更平常心的面对拒绝。可惜,常常是在表白前挣扎许久,在被拒绝后恼羞成怒。

做一个有趣的小调查:

(在不Google的前提下,靠你的回忆在下面两个选项中二选一)在魔戒三部曲里,Frodo和Sam前往魔多销毁魔戒,他们是在向哪个方向行进?

给域名续了个费

自己建站也马上就要一年啦

我有时候会在社交平台上发一点收拾过房间后的照片,然后就特别容易收到一些陌生的朋友(感觉上应该以未毕业的小朋友居多)点赞或者留言,其中不乏夸赞说这就是自己以后的理想生活空间的。
首先,获得了肯定,我心里肯定是高兴的,但是每当此时,我也挺想告诉他们,其实这是一个九十年代建成的老破小楼栋的顶楼,一个既渗水又西晒的十平米左右的房间,搬进去的时候里头空无一物,几十块的置物架,百来块的桌子,十几块的桌面暑假和二十几块的小推车,都是网上淘的,贵一点的也就是二百多的小米即热饮水机和那台用了四年的松下面包机。但我喜欢把所有这些都归置好,打扫卫生对我来说也是一件极其治愈的事情。
或许还是因为从来都穷,我始终觉得干净整洁,才是一个物理空间的最高级配置,也是人之为人最真实的体面,跟用多贵的家居关系应该不大。

仔细想了想自己高中时候土了吧唧的样子,那时候居然会被人问“你是博士还是硕士”,对面大概真是有点瞎吧 :pepesip:

Show older
The Senate

Welcome, to the Galactic Republi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