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nned toot

原号 @prof_9 现在在自己的站践行民主制,烦请大家放行关注 :doge21: 我的光剑等着你们噢 :blobcatglowsticks:

很沮丧想要date但发现自己的在app很不受欢迎。cohortmate研究亚洲女性第二代移民和interracial relationships,这周她做了报告,一个发现是亚女因为无法忍受白男对少数族裔处境的无知、或者说无法忍受白男对自身地位的优越感而选择和其他少数族裔结婚/约会。但谈及为什么不date亚裔男性时,虽然同是亚裔但不少人提及直接原因是因为觉得亚男娘炮小jj。其中一个访谈对象直接说他们连7英寸都不到,这是她的Botton line,body shame到jj小是亚男的罪。晚上又看了Grace Kao的文章,说如今亚裔男即便取得了很高的学位/收入,但仍被浪漫关系排除在外。用数据看,无论是从初次约会年纪还是到成年且正处于浪漫关系中的比例,亚裔男都是最低而且差倒数第二很多。相反亚裔女性虽然第一次约会年纪也相当晚,但成年且正处于浪漫关系的比例是全族裔最低。Gao由此说虽然北美婚姻市场自新自由主义之后起愈发看重门当户对,但亚男一直是outlier。亚男被排除在浪漫关系之外也说明移民assimilation远没有其他学者期待的那么好。

家里穷,很晚才接触电脑,其实我只是抓住了时代的尾巴,好多人所怀念的情形我都没有印象。因此还觉得更加幸运。那时候天天往学校机房跑,那种兴奋感至今回味起来都觉得幸福,但我并没有变得优秀。不想承认自己笨,就以为是吃亏在自己接触得晚,或者还是玩心太重不想刻苦。总之能走到今天已经很辛苦了。

Show thread

Mobile-first is NOT mobile-only. 不放链接了,现在多是这样,中国「互联网」萎缩到只方寸间的掌中屏幕了(须除去前摄开孔或刘海部分面积),从 PC 端打开官网只有移动客户端下载指引和硕大的二维码。好多人在吐槽淘宝的 PC 网页版已经不维护了。显然 PC 对新的一代和老的一代来说并非必经之路。我们是尴尬的幸运的一代,品尝过经典互联网的甜头,在往后的日子里都要闷闷不乐。由奢入俭难。

分享一些可能比較少見的經驗,大家可以隨便看看,能從中得到什麼創作靈感就太好了。
今年年中的時候太缺錢(家裡關係快斷了,不知道明天的飯有沒有的程度),跑去做了幾天的定制色情聊天,和虎牙鬥魚那種不同,就是按秒計費包下人1v1視頻聊天,不用露臉但要露奶,一般來說就是男的找雲雞直播打手槍,是雙向視頻所以大部分男的都會秀出自己的雞巴,不過我沒見到幾個出聲的都是打字交流,總覺得他們邊打字邊打手槍好累,戶外打手槍的也有,看來惡臭論壇的那種男人並不是少數。
十分見識了男性某方面的多樣性,最正常的男的就是上來要看奶看腿或者要聽叫聲的,比較不正常的就是我曾經遇到一個進來要我罵他並且嫌棄我罵得不夠髒(操
直播抽五成,交稅多少我忘了,包1分鐘20元台幣,有位大哥餘額一直不足充了幾分鐘就沒了,一直重複氪金重進但是每次進來都先被其他人約了就一直等著,實話實說來錢的確很快,經理人說我很有天賦第一次上播三小時就賺了2000多(。。。),不過我還是做幾天就跑路了。

@flyover @mtfront
一个可能是国内的机房建设成本确实比国外贵吧。大型服务商既要买带宽又要买流量,实际上是被运营商垄断定价的。甚至运营商会找他们出建设网络的钱。

华为认为自己的云有优势就是因为,运营商的网络都是他建的,所以他有网络资源上的优势。

unrelated: 黄之锋的是一张“我看一眼会直接很讨厌”的脸 :aru_0520:

【虐打、單獨囚禁、禁止探訪...香港連監獄也在貼近「國情」】全文:t.co/1W6LO0mU3f

#何桂藍 @KwaiLamHo:#黃之鋒 @joshuawongcf 在正式判刑前,已先行被指控懷疑體內有毒品,單獨囚禁於24小時不關燈的囚房。可見懲教人員對在囚政治犯的待遇,正在逐漸惡化,而且已經不再有任何意欲隱瞞… t.co/rKfWTvslbV

@Sazanami_3373
咳我觉得是后者
所有的PUA“教程”都会教你的是,约会是一个number's game. 你的第一步就是不要怕被拒绝。拒绝后找下一个目标就好了。你不是在别人身上产生弱点,是在exploit 别人身上已经有的弱点。

随想:
究竟是PUA话术精于打击人的自尊让人自我否定,还是自卑的人容易掉进PUA的陷阱呢?

为毕业论文做了一个小问卷,内容主要是辨别僵尸号、人工智能与保罗·策兰的诗。
看了现在收集到的结果感觉蛮好玩的,欢迎大家来做下试试[玫瑰]

发生大事了,我上海的朋友要养猫了,一只小橘,朋友的同事捡到的,特别可爱,年后我就可以去和她一起养了​:0b08:​听到这个消息就好像听到医生宣布我怀孕了一样(?
小猫咪真的有魔法,朋友说,一开始看到小猫的照片还没什么感觉,直到自己过去看,因为她穿了特别暖和的外套,小猫咪就往她衣领里钻。
朋友说,那一瞬间,觉得自己平时苦恼的一些东西挺傻的,为什么要为了这种事情不开心啊。
我们纷纷向彼此宣誓,以后要和猫一起生活了,一定好好生活认真做人。✊🏻

喜欢鲨鲨的象友看到这张图应该会觉得很幸福吧

我不觉得搞女权和性少数平权会动摇国家根基。反过来说如果一个国家的根基是建立在对女权和性少数群体权利的牺牲之上的,那么是的,我不介意去动摇这样的烂根基。

Show more
The Senate

Welcome, to the Galactic Republi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