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nned toot

原号 @prof_9 现在在自己的站践行民主制,烦请大家放行关注 :doge21: 我的光剑等着你们噢 :blobcatglowsticks:

昨天和法理学朋友说起jm漫画这个事,对方表示如果在法律程度上能被定义为反人类法西斯,宣扬反人类法西斯精神确实是需要负法律责任的,其观点为创作自由也有价值底线,举了德国法院对于纪念鲁道夫赫斯集会的判决例子。
因此具体去看看纪念鲁道夫赫斯集会这个判决依据。依据上提出了“公共和平”和“言论自由”的平衡,法院认为“精神性效果”的纳粹言论不会被一般性禁止,只有颂扬历史上纳粹暴政,主动攻击和挑衅自由民主基本秩序、并具有破坏公共和平的效果的言论才会被限制。法院也寄希望于公开辩论,即充分的言论自由,更能够让人们对于危险的思想自觉抵制。

朋友的男朋友看了我写的信,以为我是男的,去豆瓣挂我。 

朋友(简称A),她的男朋友(简称SB),原帖已删除,不过保留了截图,下文凡是引用的部分都没有删改,皆有截图为证。事情是这样的:
朋友收到了我前几天寄出的信,其中有一段【图片1】让她很感动,她把这段单独拍出来发给男朋友看。我是这样写的:“应该在写信的时候把你的信也带来,因为你的这一封我总是在回味,你的用词和你的语句,读了很久。不是难读,而是感到,我与一些语句贴得很近。相似的感情,同样的呼吸,不同的人.....我不能轻描淡写,或是激动地把它评价为“你真有文采”、“你写得真好”,而应该多读几次,而应该为写信、收信、读信而感到珍惜和感激。”
她发完就睡着了,没有看到SB问她“这是男生还是女生”。SB看到我的字, 觉得像是男生,有点吃醋和生气,想起A和SB常开玩笑说“我要把你挂到劝分小组”,于是SB也想跟A开个玩笑,就以“女朋友有经常通信的男笔友”为标题将这件事投稿到了劝分组,问大家有什么看法,但是没有想和A分手的意思,一是想开玩笑,二是把我当作假想敌希望豆友们分析一下。
帖子收到了四十几条回复,大多数都认为“定期通信的男女之间没有纯友谊”、“看这段话感觉有点太亲密了”、“你女朋友应该没多想,这男的意图不单纯”……
A醒来看到SB对她说:“啊对了,我去豆瓣扒你了,那个啥子笔友,我放豆瓣了,还有信的照片,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图片2】A说,这是我最好的朋友,是女的。SB说,让她给我道歉,她不该把学写得像个男的一样。A说,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图片3】
得知我是女的之后,SB更新了帖子说:“啊是我理解错了……女朋友说笔友是姑娘呀…她睡着了……已经联系当事人和我道歉了,虽然字写得很好看但是建议可以多一点区分度哦。”【4】
谁和谁道歉?谁给谁建议?
A和SB依然认为这是一个玩笑,于是A把这件事当作笑话讲给我听,把帖子发给我看。
A和SB都这么觉得:大家议论的对象不是真的你,只是一个误会,你不该有什么不高兴的。A还对我说,你看除了讨论男女关系的还有很多人说你字好看,看完也想有笔友,他们怀疑“这个男的有问题”这不恰好说明咱们俩关系好吗。她认为这才应该是我关注的重点,误会解开了我被夸了,其他都是玩笑。
然而我一条一条阅读评论,看着自己成为一个处心积虑的蓝颜知己,与有男朋友的女子有“精神层面的共鸣”。我的字写得怎么样,我用了什么样的词语,表达了什么感情,我可能在暗示什么……几十几百双眼睛注视着、指责着、评价着,我反复被这些冷漠和傲慢鞭打着。我根本无法把注意力放在“被夸字好看”这件事上,我看到的只有:“这个人的语句……有点…恶心?”、“这也受得了吗”、“这种灵魂层次的交流肯定得出事”……
没有人意识到他们对于亲密关系和男女性别的讨论有多么刻板和狭隘,没有人在乎这张如此私人的图片在发布之前是否经过了当事人的同意。你女朋友交男笔友啊?一定有事!……原来是女笔友啊,那大家散了吧。
如果闹剧的主角是你,这一切就都不一样了。你的朋友有一个愚蠢自负的男朋友,不仅患有疑心病还是一个控制狂,他怀疑并嫉妒你们友谊中美好的部分,将不明性别更不明性取向的你作为假想敌,在拥有285079名成员的大型网络平台上未经允许公开你与朋友的信件内容,并试图借网友的嘴来让自己的女朋友注意与异性之间的距离。当他发现你对他们的感情无害时,他也并不觉得自己的行为有什么问题,反倒是你应该跟他道歉,因为谁让你要让人误解的?我建议你,以后让自己的性别和性取向都能有区分度。
你感到受伤?你朋友说,哈哈哈哈哈哈。你生气了?你朋友说,这只是一个笑话。留下评论的44位网友呢,现在可是凌晨2点24分,他们早就睡了。
……我唯一可以确定的是,他们分手之前我不会再给她写信了,我会以课业繁忙为借口。这并非我的退让,而是我无法在信里畅所欲言了。被深深地冒犯之后,我能做的只有快点离开这一片被污染的信任空间和精神世界,我才能感到一点舒服和安全。

之前有朋友说自己在三线都算不上的山区,我就查了一下,华安的人均可支配收入是 40000 多元。对比一下上海只有崇明岛没有达到这个数值,感觉可以理解,毕竟有客观上的地理隔离。广州只有从化区没达到,全是山,可以理解。深圳貌似是全达到了,符合预期。而北京,包括市政府所在地通州区在内的 7 个区都没达到。另外北京有 8 个区的人均 GDP 没有达到全国平均值,10 个区人均 GDP 低于华安。所以认为北京是一线城市可能是错觉,只是西城海淀的大佬们把物价和人均抬到了一线城市水平而已。北京作为国内一二线城市中,据我所知,唯一一个明确遣散制造业的城市,真是为世界人民做出了范本式的展示,告诉大家一个两千万人的经济体,遣散制造业,集中金融科教文娱等产业之后,会带来怎么样一种经济结构和生活体验。论新移民的普遍生活水平,应该随便一个发达的二线城市就比北京强不少。而上海的宝山嘉定松江,至少数据上能轻易秒普通二线的整体平均水平。作为一个喜欢看经济数据的人,北京真是一个触目惊心的好材料。。。而且感觉会越来越触目惊心。。。

@wudingzhe 不过昨天听了这集 podcast,里面讲到一个有意思的点,建筑行业并不完全希望被软件所改变,因为很多项目都是按照工时计价,如果软件提升了效率,压缩了工时,报价就上去。也是一种极大的阻力。

也许类似的阻力在各种按时计价的行业都有,如律师/咨询等等

overcast.fm/+j-trWSq40

我觉得在任何具体的讨论中,把主体置换为纳粹都不太可取。
纳粹往往代表了一种脱离了时空和具体条件的主体百分之百的恶。
一旦把讨论主体置换为纳粹,一是会把讨论的主体与具体的时空和条件割裂了。而脱离了具体语境的讨论,对理解事件本身并无益处。
二是当主体已经被默认为完全的恶的时候,对它的道德判断会很容易压倒对具体事件的分析。希特勒做什么事会被认为是正当的?这和中共给人扣境外势力帽子的话术是类似的:一旦把主体判定为恶,对具体行为的效用分析似乎就立刻失效了。

为朋友们做了个99%都开源or免费的MAC爱用软件图鉴,从绘图游戏到系统优化虚拟机应该都沾了一遍,非常主观非常随便但也是真的不想花钱

还有一个因素是,现在的风气倾向于二极管站队:一方必须是正义的,另一方必须死。就…让人很没有说话的欲望…
比如最近清华学姐学弟这个事情,我觉得双方其实都没问题啊…被碰到的会觉得是性骚扰很正常,挂人可能有点过了但也合理,之后发现弄错了也及时道歉并要求删帖,虽然有过失但也完全没问题;学弟那边更就是“局外人”
这种事情说出来就和废话一样,就事论事理中客一样各打五十大板也没人想听,咽回肚子里自己想那么0.382秒就差不多了
至于再谈到性别压迫社会环境什么的,那不是我有能力涉及的领域(逃),我就是这么浅薄而又视野狭隘啦

Show thread

记得我们学校以前给贫困生发餐补,钱是根据某些算法自动打到学生卡里的。比如单笔消费超过一个数值的次数小于限定值,消费次数大于限定值,这说明一个人老去食堂吃饭,还每次都吃不了很多,在这种情况下,学校会每月检查是否符合标准并打一次补助。可以说这笔钱让我每个月自费捐十块去支持,我都愿意。我感觉这才是我心目中的保障和补助。再有比如我们约同学一起吃饭,就发现有些同学总也不去。后来就变成我们城市来的人轮流请客,这样就免除了 AA 一些贫困地区的同学吃不起的顾虑。我一直挺赞赏我们学校搞的这个补助机制。听说已经运转了二十多年。现在很多问题一提『免费』就要价值化,搞全免,好像这样才彰显了人文精神。就不说什么太复杂的议题了,就说高校食堂对在校学生免费行不行。不妨去操作下试试,马上问题就全出来了,现实就是只有交了海量赞助费的私立才搞得起全免。

下午又疯狂500,看来是到了我离开mastodon 的时候了 

(找时间加入misskey)

虽然但是,线上女权主义相关讨论时,可以被接纳而不会被划为女权鉴定师的表达反对或者批判性意见的方式,是怎么样的呢?

有没有发言原则或者模版可以参考一下(。

『或许由于绝对的善和完全的恶这种思想的存在,所以使得人类的精神无限制地荒废了。自己是善,便将对立者视为是恶的时候,便无法从其中产生协调以及体谅。只不过是将自己加以优越化,并且将打败对方并加以支配的欲望正当化而已。 』

Prostitution etc 1 

我是法国某公益协会志愿者,主要是帮助来自中国的性工作者获取生活、医疗和法律援助。我对中国的性工作者和性工作都不了解,所以就性工作这件事只想说说自己在这里见到的事情。
法国这里的中国性工作者来自中国各地的都有。她们有的在这里生活了十几年,有的最近才来法国,有的在疫情期间离开了法国,也有的在被法国人歧视了多年(特别是今年一二月期间)之后把自己攒的口罩捐给了当地医院。有的人来是因为被丈夫抛弃了,有的人来是为了给儿子买房子,有的人来的时候就是为了做性工作,也有人来的时候本来是想做其他工作例如保姆或餐馆工作然而因为没有身份,在打黑工之后被雇主剥削、欺骗甚至性侵之后,只能选择做性工作。
她们性格不同,有的爽朗有的腼腆,有的不会说法语有的可以简单对话,有的几乎不识字也有的文化水平不低,形形色色的人都有——就像世界的每一个角落一样。要说她们有什么共同之处,那就是绝对都恨透了法国政府颁布的惩罚购买性服务的法令。这条法令规定性服务本身不违法,但是购买性服务是违法的。

英國廣播公司選出2020年度的百大女性(BBC 100 Women),昨日對去年警總非法集結案認罪還押的周庭榜上有名。BBC引用周庭的名言:「有女性領袖對女權無任何意義。我們需要的是制度的改變和真正的民主。」

BBC形容,現年23歲的周庭自15歲開始投入社運,是2014年雨傘運動的關鍵人物。在今年港區國安法實施後,她成為其中一名因此被捕的社運人士,被指控「勾結外國勢力」。在去年包圍警總案,周庭昨日承認非法集結指控,目前已被還押。

(以上文字来自苹果日报IG)

-

Agnes Chow in BBC's 100 women of 2020
bbc.com/news/world-55042935

突然发现天天被我吐槽的乙方接头人长得好像猪皇…

Show more
The Senate

Welcome, to the Galactic Republi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