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ow newer

其实我极乐迪玩到游戏里第四天就忙着准备考试什么乱七八糟的事很久没打开过了…… 其实这样挺好的 我一直醉酒,一直在瑞瓦肖的大街上游荡,一直正在破一个好像破不了的案,金警探一直在我身边,好浪漫

为什么b站最近给我推Python教程、C语言、概率论、统计学,高等数学,我没有搜过呀!是不是我的鸡背着我在学习?!

NSFW 

跟…卷毛狐狸一起高潮了!
啊啊啊啊啊啊呜呜呜呜好害羞但是好幸福!

最近几天生理期,担心搞得一塌糊涂所以一直忍着没做,今晚明明要早睡的,结果钻进被窝两个人就开始摸摸索索…也许是因为很想要,又忍了好几天,两个人都很敏感…下一秒的记忆就是,我整个人在他身下抖得不行,带着最后的理智说了一句:

我们一起吧!
我要射了!

然后就是两个人抱在一起幸福、滚烫而绵长的呼吸。一起高潮真…真好啊 :blobcatheart:

@morikka (每次看这个表情牌子上的👍🏻都好像一个💩)

@morikka apple+ 最近出了好多好看的东西!正在看shining girls 很好看

朋友家捡到的猫时隔一年终于找到领养人了!同期被领养的还有另一只猫,刚捡到没多久,问的人很多,很快就被领走了
为什么会有这个差距呢,我看了一下照片……好残酷的合照啊!

应该不算是。赢了我也不会想帮父权制。这种愚蠢的女权赢了我也不会想帮。

Show thread

自省一下,我这是“谁赢他们帮谁”吗?

Show thread

为什么我对简中女权提不起兴趣

不是因为我是男的,也不是因为我爹,也不是因为我是既得利益者,而是因为我觉得你们是没有希望的。

Ref alive.bar/@ScarlettLemon/10829

还是最后再写一段吧。我感觉简简单单一句“最后一代”能在网络上掀起如此讨论、接受各个维度的严格检视,反而说明大家对于反抗延伸到线下的不可能性达成了共识,以至于只能追求理论上完美的intersectionality以求得内心的正义。在这个意义上,把发言者捧成伟大或者抨击其男性特权算是种一体两面。因为我实在不知道哪国的civil rights movement是通过受害者之间的相互比较和指责而不是群策群力进行并取得进展的......尤其是正在读的书讲乌克兰广场革命,描述各地涌往基辅的群众齐心协力建立街垒的时候说“很多有博士学位的城里人生平第一次和农民交谈,反之亦然”。读到真是百感交集,分而治之这一招使得还不够多吗?
今年我们已经见证的大讨论包括:面对警权表明不合作的男性和因不愿生育遭网暴的女性谁受的压迫深,乌克兰和阿富汗伊拉克比谁更惨烈,俄罗斯境内的异议者和乌克兰难民谁处境更艰难......这种假道学有时比坦荡的集权伥鬼还刺痛人,主要是既然已经有了反对的意识,居然还是要选择让受害者左右互搏以争取自己那点高贵的同情心,我看不懂并且深感恶心。
以及女权主义的敌人是父权制,而不是——也不应当仅是——生理男性。很多人谈论”没有子宫的人对生育没有话语权“的姿态实在太像TERF,要求平权是怎么会落到把自己的价值简化为一个器官的道路上来的......另一方面又要假设“如果女的说放弃生育人们会理解成解脱”,首先说这话的同一拨人在同时强调女性选择不育会受到网暴,其次这种擅自替人做选择的思维不够爹味吗。唉我真感到疲倦

带娃去学校玩我坐在边上等他,一个小朋友走过来问我:你需要有谁跟你玩吗?

我心都要化了,说:谢谢你啊,你真好。我其实就是坐在这儿等我的娃,但是你想一起玩的话我也很开心。

小朋友说:但是你坐在buddy bench上。

我:哈?

小朋友:buddy bench, 坐上去的意思就是没人跟你玩你想找小朋友跟你玩,或者你想换一群朋友一起玩。

我转身一看,凳子上果然赫然写着:buddy bench.

有这么个凳子存在已经好可爱了,还真有小朋友过来问。:ablobcatheartsqueeze: :ablobcatheartsqueeze: :ablobcatheartsqueeze:

RT,关于外国人对于拥有迪士尼的上海竟然会打死宠物感到惊讶这件事,顺便分享一个上海迪士尼的“真面目”。话要从小老虎去世那一天,我带着骨灰盒进了迪士尼说起…… 

我在我猫去世当天因为朋友介绍的宠物殡仪馆(这里要表扬一句真的是非常棒的殡仪馆)在离迪士尼很近的地方,我就临时决定带着骨灰盒和朋友直接去玩一下散散心。平时跑一趟迪士尼真的觉得很远……我很担心小小的骨灰盒就算在书包里可能也会被砸坏所以想好了要找个地方寄存。

安检的时候问我是什么,我就直说是骨灰盒,打算一会儿寄存的。接下来就是一个多小时的阻拦。所有工作人员都像看神经病/瘟神/什么不吉利的东西一样看着我们,既不让带进去也不让寄存,也说不出任何像样的不让寄存的道理,一会儿说是防疫规定一会儿说是乐园规定,我要求看具体的规定,也什么都拿不出来,说没有必要给我看。嘴上说着因为这是很重要的生命,我理解你的心情,实际在做的事情是没有任何正面的、尊重我们的沟通,只有把我们赶走一个目的。还说可以帮我们换一天票,说这已经是最大的优惠了,正常我可以直接不让你进去你也不能改签。

最后园方叫来的警察在边上看的时候,我就主动说请你来评评理,我们真的不理解为什么不能寄存,他们没有说出任何一个道理。然后警察是现场第一个把园方心里想但没说出来的话说出来了的人:因为发生过有人故意把骨灰撒在园区(这么一说也不是不能理解这种心情),可能会引起恐慌。这种怕惹麻烦的心情也不是不能理解,但这不是全程说话像放屁一样不正面沟通的理由,也不是他们把我们预设成要做这件事且现在就在骗他们的理由。最后警察建议我们在园区外面找个地方寄存,也不要说是骨灰盒(又凭什么不能说?),园方也没再说话(这是他刚才否定过的方案)。

我们在入口边上找到了酒店的寄存处,寄存全程仍然是像被盯犯人一样盯着,反复检查我们没有寄存的包菜放我们走。要不是因为买了票+这辈子不打算再进去第二次,我们当天可能也不进去了……即便很努力地想忘记这件事,结果我们俩还是忍不住不停地回忆这件事。

最可怕的是什么呢,我们是否有“做坏事”(撒骨灰一定是坏事吗?)的动机,我们是没办法证明的。因为对方根本不承认他怀疑我们做这件事,根本不给我们解释的机会,只会说一句话,你们不能进去。一开始我们怎么都想不通为什么不能寄存在安检处边上的储物柜里(所有被安检出来的易碎物品都被要求寄存在这里),后来盘了盘逻辑怀疑是因为寄存处是在过了安检处的地方。如果我们想要玩到一半过来拿的话,也许没人看到的时候是可以做到的——我们怀疑他们担心我们会回来拿再去做他们认为的那件坏事。(大概其他易碎品都没有骨灰盒那么让他们魂飞魄散所以可以寄存在那儿吧)

我当时越想越憋屈。我拿出当天一早和殡仪馆联系的微信聊天记录,证明我当天才知道迪士尼就在边上,足够证明我不是故意带着骨灰盒来的吗?我又能拿出什么东西来证明骨灰盒里的东西远远比你他妈的迪士尼重要得多呢?

他们扯皮的时候提出不能寄存的理由是“如果你寄存之后不拿走的话就很麻烦,不好处理”。所以我又为什么会补拿走呢?或者我押个身份证给你呢?我寄存在园区的派出所呢?押身份证呢?通通不同意,没有商量余地。我朋友指着骨灰盒的盖子处说这里是封起来的,打不开。下午殡仪馆的工作人员问我是要封起来还是不封,如果没有要撒掉的计划的话可以封起来,就基本上打不开了。我打电话给殡仪馆的人他能帮我证明我并不想撒吗?

和警察对话完需要记录一下我的信息,警察特地往边上角落走了一走,让我说一下手机号和身份证号。这个时候其中一个保安走过来一起抄了下来。虽然很不爽但我也不能怎么样……在里面待的2,3个小时里,看到路上的每一个工作人员都觉得他们把我们当成犯人。门口保安看到我嫌弃避讳的表情,园区经理不正眼直视我的嘴脸都历历在目。现场正眼看过我们的大概只有警察一个人。

我并不是觉得上海迪士尼里的那些工作人员是坏人。倒也不至于。在他们的“职责”面前,对于死亡的避讳、活人的不尊重,对爱和生命的价值的漠视只是这里的一种普遍价值观罢了。而我,只是一颗普普通通的不安定因素,是不值得信任和认真对待的乱民,完全不是一个应该被平等对待的人。前面转嘟里提到了“中国人的劣根性”,我其实不太想给中国人扣这种帽子……毕竟这就是环境教会他们的事情罢了。而且虽说是迪士尼,所有的工作人员都是拿着和工作量并不匹配的非常低的工资在工作的人。(概念来自之前环球影城开幕的时候关于工资讨论的文章)如果还有工作人员能有发自内心的笑容给到顾客(在上海迪士尼极其罕见……),那也只是TA心中对迪士尼的爱还在发挥超量的作用吧。

至少我肯定不会再去上海迪士尼了。幻梦已醒,那里不是什么迪士尼,只是中国罢了。

对比之下那家殡仪馆真的太棒了……之前看到老板朋友圈说8年没有停业过的殡仪馆最近也停业了……希望他们能挺过来。

#小老虎

本来以为是个笑话,没想到笑话上面还有笑话,笑话反倒就不再是笑话了

NSFW话题 

@kantei (想问问不同类型的套是指啥)

说到底还是因为咱中国人被共产党吓怕了。(关于最近流传的剪护照,一个thread)

twitter.com/koopeben/status/15

什么啊看到一位陌生朋友的ID叫
我司雇我在
笑得……

Show older
The Senate

Welcome, to the Galactic Republi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