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ow newer

小红书事件让人想起来《Sunless Skies》游戏里的 Piranesi 故事线,那是一座壮丽的监狱,一个被常春藤覆盖的有无数房间的巨大迷宫宅邸,必须由牧师带领你参观,在那里距离和空间会变得模糊。

监狱有三条禁忌,任何人都不能打破。第一条禁忌是「不要回头」(参观监狱过程中你会感觉被人跟踪),第二条禁忌是「不要给无名之物名字」(你会被一个不成形的怪物询问「我叫什么名字」)。可是第三条禁忌仿佛不存在一样,没有人会谈论,也没有任何异常事件的线索。

直到有一天你再也无法抑制自己的好奇心,向囚犯们询问第三条禁忌是什么。直到一个囚犯告诉你,第三条禁忌是「不要知道第三条禁忌」。那一瞬间,所有的楼梯开始变长,所有的墙壁后退离你远去,你已沦为迷宫的囚犯。

图:威尼斯建筑师 Piranesi 的系列版画「假想的监狱」,来自普林斯顿大学艺术馆主页 artmuseum.princeton.edu/object

觉得自己胖了是因为看到了刚纹身完的时候的照片,那时候纹身两侧留白的皮肤可没有现在这么多 :ablobcatcry:

路透社:苹果的新“隐私”功能不向特色国家开放(

苹果公司当地时间周一表示,出于监管原因,旨在掩盖互联网服务提供商和广告商的用户网络浏览行为的新“私人中继”功能将无法在一些国家使用。其中包括中国、白俄罗斯、哥伦比亚、埃及、哈萨克斯坦、沙特阿拉伯、南非、土库曼斯坦、乌干达和菲律宾。

这项功能是苹果公司在年度开发者大会(WWDC)上宣布的多项隐私保护措施之一。苹果年度开发者大会在北京时间周二凌晨召开。

使用 “私人中继”功能时,系统首先将网络流量发送到由苹果维护的服务器,随后服务器剥离 IP 地址信息。苹果再将流量发送到由第三方运营商维护的第二台服务器,该服务器为用户分配一个临时 IP 地址并将流量继续发送到其目标网站。苹果公司表示,中继系统可以防止苹果公司和用户正在访问的网站知道用户的身份。

🔗 reuters.com/world/china/apples
:telegram: t.me/tnews365/13942

在赛博朋克2077的泄露源代码内发现,CDPR内部将针对中国用户的审查选项(CensorshipFlags)标识为Censor_WinnieThePooh

https://www.reddit.com/r/GamingLeaksAndRumours/comments/nua4do/cdpr_seems_to_have_used_the_name_winnie_the_pooh/




CDPR很懂嘛!!!(赞赏)

又是一個週一,我看著台上跳≪學習雷鋒好榜樣≫的中班小朋友,忍不住和旁邊的同事吐槽:“你覺不覺得現在這樣很像幾十年前……”
同事非常敏感地拍了一下我,半開玩笑半認真地調侃:“不敢亂說,你就不怕被抓走?”
我:“你都能說出抓走這種話,還不夠證明現在很像幾十年前嗎……?”
同事無言。

「据知情人士透露,小红书正配合中国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简称:网信办)就此事展开内部调查。

目前尚不清楚小红书在社交媒体上发帖的初衷是什么,不过其中一位知情人士称,这篇帖子并无意提及1989年的事件。最近几个月,小红书在每周五都发布了类似的帖子,庆祝即将到来的周末。」

应该是这样,就是小红书的产品经理/运营,不清楚/没意识到那天是64事件纪念日。

#我在看什么 #小红书 #六四

telegra.ph/%E5%8D%8E%E5%B0%94%

宜家的装饰书里面的内容都是重复的一页,翻书时有种拍恐怖片的即视感。

weibo.com/3911558393/Jb8CQEddC

刺客信条哪个版本的潜行刺杀最好玩呀
以前没玩过,刚玩了十几个小时的Orgin, 感觉RPG 元素有点高,袖剑只能刺杀低级的敌人让我很不爽.....

有没有 台湾的朋友 我想问个微不足道的小问题 :azuki_san01: 就是那种包很多东西有花生蛋黄香菇咸肉的粽子叫啥啊?我小时候我妈的台湾朋友给我家送过,我也不确定是他们家的操作还是台湾常见风味总之有点想吃 :11124:

每次看到纪录片里当时人们举的标语,都不敢相信这也曾经是中国。现在要是敢出现英文应该就直接贴上境外势力的标签了吧。

我的【第一次在群聊里点错尴尬的微信拍一拍】刚发生了,比一般人来的要晚几个月....

家里厕所的门锁卡住了,强行推开的时候把扣片和一截木头都破坏了

买了AB 胶和扣片打算自己把它装上,先往螺丝孔里填胶然后在胶完全固定之前把螺丝和扣片打进去 :gudetama068:

想先提前问一下有没有象友知道,如果我一下没来得及完成,胶把锁眼堵上了,是不是我就凉了🤣

八九学运是由一群人数不多的亲西方的知识精英和少数受其影响的学生发动的,但普通学生和知识分子很快就参与其中;这两个人群体加入这一运动的原因和目的不尽相同。
亲西方的知识精英是伴随改革进程而出现的,这个群体对毛时代的统治怀有非常痛苦的记忆,并且把缺乏民主视为毛在文革时期得以遂行暴政的关键原因。80年代早期,中国改革进展良好,因此这些知识精英与国家之间尚能在冲突之中保持一些极不稳固的合作。但到80年代后期,当中国的经济危机日益加深时,知识精英们就把中国的政治体制诊断为经济危机的总根源。由于对毛时代的沉痛记忆挥之不去,知识精英们对于经济调整的第一个反应,就把这种形式视为左倾复辟。他们因此创造了一个危机话语,不遗余力地向政府施加压力,愿请进一步的经济改革和民主开放。他们的话语和行动为八九学运的崛起铺平了道路。
大部分普通学生和知识分子也都憎恶毛时代的统治而支持改革。然而,由于对市场经济的本质知之甚少,他们一般都相信市场导向的改革将为他们带来更多的利益。令他们失望的是,在改革中;一些没怎么受过教育的人,或是一些同政府官员有关系的人,成了第一批暴发户。80年代后期,中国经济深陷危机,知识分子的生活水准下降,学生毕业后要找到称心工作也倍加困难。面对这样的现实,学生和知识分子情绪沮丧。1986年之后,正在校园里兴起的由知识精英创造的危机话语,开始在这群深感委屈的人中产生重大反响,其结果就是在1989年达到巅峰的频繁的学生抗议活动。

赵鼎新《国家·社会关系与八九北京学运》

急了。
反正具体原因大家也都知道了,就是这仨傻逼在短视频赛道上输的太难看。

不过背后还有一些纠葛和瓜很有意思,就是我一时不知道从哪里讲。更何况还要夹带进去我的一万字脏话。

Do I really have abysmal taste or I just cant make powerpoints?

今天交了个货拉拉,司机经历非常有趣,他说他零几年就来上海拉货,那时候生意很好做,老婆也开车,两个人从一辆车变两辆车变四辆车,每辆车每个月能给他带来一万块的收益,他从老家雇了两个司机,包吃包住给他们一个月四千五,我回想了一下零几年一般的公司文员一个月也就两千来块吧。他说那时候钱耐花,一百块够四五个人去吃一顿饭还能喝点酒。后来找他拉货的福建生意人跟他说,小周啊你这样不行你得买房子,他就跟着福建人买房子,他说福建人买起房子真是厉害,他们会跟销售说,这栋楼,双号的我都要了。再后来他看人做P2P,也跟着做,结果赔了进去,把房子卖了才还清钱,后来就回老家了,开了几个超市。现在老家的超市没人去了,年轻人不回老家,老人越来越少,而且年轻人都直接在网上给老人买好了东西送去家里,所以又来上海开车拉货。相当时代缩影了。

有人知道如何在波兰买服务器么?这样就可以在站规上面光明正大地写:本站遵守波兰法律,包括并不限于 反共产主义宣传法.....

我发现很多时候吃东西是这样的,吃到好的一般第一反应是觉得不错,多吃吃再去吃原来吃的,就会发现原来的问题在哪里,吃到好吃的觉得特别好吃的情况大部分是没吃过的食物(包括以前吃过的实在是太不正宗的)

。。。。跟nga老哥学到 游戏需要实名认证的时候 去搜老赖名单。。。。

Show older
The Senate

Welcome, to the Galactic Republi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