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ow newer

#加速主义 最大的谬误在于认为暴政或资本主义别的什么存在某一个门槛,到达这个门槛的时候人民会自动决定起来反抗。这个想法跟亲资本主义派最爱的那个理论相当类似:人均GDP超过某个门槛,国家就自然而然会民主化。

但只要看过中国近代的历史,我们就可以询问:大下岗怎么不是门槛?「三个代表」允许资本家公开入党、网络长城的设立、修宪允许无限制任期……这些怎么都不是那个门槛?

跳到结论来说,压迫的激烈程度只是一个侧面,另一个侧面是人民的组织与斗志,只要人民没有组织与斗志,那不管再强大的压迫,或是再重大的统治危机,都不一定能撼动政权。相反,只要人民有组织与斗志,那么甚至较小的危机,都有可能成为革命的星火。

加速主义无疑为这个没有任何政治自由的社会里的人提供了一种安全感,因为按照这种意识形态,任何中共暴政的加强、任何世界危机的勃发,我们什么都不用做,只需要袖手旁观就好了,时候到了自然而然就会垮台的。

但是如果真诚的希望社会可以进步的话,抛弃这种机械的历史认识。按鲁迅的话说:「愿中国青年都摆脱冷气,…能做事的做事,能发声的发声。有一分热,发一分光,就令萤火一般,也可以在黑暗里发一点光,不必等候炬火」

酷家乐令人上头,又渲染了卧室和餐厅的设计图,感觉可以直接发给爸妈冒充说我装修好了(

Show thread

从去年开始订阅了一些邮件内容服务,现在每周单独留单独的时间来浏览,不过未读的邮件依旧越积累越多。刚刚突然想起,初高中的时候每学期都会订很多报纸,最后都是靠寒暑假读完,然而现在已经没有寒暑假了。

陪人去拔牙结果在还没做好心理准备的时候自己就上了牙医椅 :ablobdundundun:

总结一下跟卷毛鹦鹉腻在一起这两天的看片历程:
- HongkongDoll (top porn channel on Pornhub)
- Xconfessions (founded by Erika Lust, a famous erotic film director)
- Hot Girls Wanted (documentary on amateur porn industry)
- Hot Girls Wanted导演映后谈

竟然逐渐学术化??而且坦白来讲我的观影体验竟然也是逐渐提升的 :231111:

如果你的孩子对你说“床底下有怪兽会抓我的脚”

你最好相信他因为这种怪兽真的存在 :blobcatcool:

你好请不要养柯基犬,柯基这种狗腿短,叫你起床不能像大多数狗一样轻松地弹跳上来舔舔,只能扒在床沿上,但是他身子又足够长,以至于能轻松使用头锤和肉垫在你熟睡的时候上来就是一巴掌,起不起,快起床,起来遛老子 :suica_threat: :suica_threat:

@morikka @kantei 花花草草也可以嘛,转生成乳酸菌也不错 :ablobaww:

有些事就是觀念一旦正確起來,不但蒐集信息的能力變強、發現對自己舒適之環境的能力變強,同時也能很快讓自己理解複雜的事物。但是一些人會抱定自己那些封閉的、簡單由個人習氣所衍生出來的觀念,永遠也出不來。這導致很多不複雜的事,十幾年都搞不清楚。現在碰到陌生人必須要接觸的時候我都會先試探一下,一發現這種充滿習氣的思維方式,我就節約時間不費力交流了。這幾天正集中跟幾個朋友聊小時候學校的教育。可能習氣思維也是從小教育的一部分,根本改不掉。

@claraorange 想问问她:一位官员、一个抗日烈士的骨灰盒、一面国旗掉河里,先救谁?

后悔回家加班了,OSX 的Excel 跟Windows 的Excel 差好多

我刚刚不小心咬了一只蟑螂 

有人吃过蟑螂吗?今天我吃过了,日! :aru_0171: 我尼玛拿起面包看都没看就咬了一口了,然后感觉口感不对赶紧吐出来了,现在二十四小时之内我什么都不想吃了 :aru_0171: 我这张嘴废了 :aru_0171: 我要立刻去药店买84 :aru_0171: 我的人生结束了 :aru_0171: 我现在还是不敢相信这种几把事会发生在我身上 :aru_0171: 蟑螂的口感不脆,甚至还有点软 :aru_0171: 我完了我忘不掉了 :aru_0171: 我以后就算是死我也忘不掉这个口感了 :aru_0171: 我现在连口水都不敢咽,直接出去吐掉 :aru_0171: 已经五分钟了,我的嘴巴还有那个记忆 :aru_0171: 我不活了


今日份供应:
肉末焗青椒
筋头巴脑炖腐竹
香菜拌牛肉
虾仁时蔬汤
以及冰箱里还泡着桂花乌龙水果茶!

Show older
The Senate

Welcome, to the Galactic Republi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