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ow more

@Frozensea
这三条路,每条路都要付出相应的代价。

选择同质化,则牺牲了多样性。
选择算法遮掩,则造成用户之间的隔阂与争吵。而且算法遮掩终究是权宜之计,终究难逃用户数量增加,联系强度下降的宿命。
选择生什么都不做,则意味着用户群体的改变,早期用户离开,用户质量下降。

一些专业社区(计算机论坛、医学论坛)大多选择同质化。
微博与知乎则选择算法遮掩。
什么都不做的典型代表则是 V2EX。
日中则昃,月满则亏,物壮则老。又有什么能逃的过呢?
天地尚不能久,况于人乎?
这三条路不管选择哪一条都意味着早期社区的死亡,虽然还是同一个名字,但里面的内容却改变了。

用户数量增加必然要支付相应的代价,但用户数量少也不意味着完美。
根据梅特卡夫原则,网络的价值与用户规模的平方成正比。一个没人用的社区,必然面临价值低下、后继无人的窘境。

我这样一个天生冷漠怠懒的人果然是不配被爱吧 :aru_6500:

Prop 22是一个针对Uber and Lyft drive 的提案,主张将他们归类为contractor 而不是employee, 主要是针对加州前段时间一个将他们归为employee 的法案的推翻。如果归类为employee 的话Uber and Lyft 将会需要付给司机超过30%额外的钱,并提供一系列保险福利。uber and Lyft 曾表示过因为这个法案而退出加州市场。

关于Vote Yes on Prop 22的广告的切入角度是“如果没有ride sharing app 会有更多的drunk driving 发生”这个角度我觉得很有意思。很像当年禁酒令的和酒精年龄的讨论。

:angery: 都是什么鸟人啊,删了删了,周末就删

看到自杀新闻我的脑中永远只有羡慕这一个情绪。 :dank:

计划删号换身份或是放弃Mastodon all in once.

“十月惊奇”(October Surprise)是美国的一个政治术语,由美国前总统尼克松的助手威廉·凯西1980年首次提出,它是指在每四年一届的11月大选到来之前最后一个月里,或意外发生、或由两党故意制造出的一些足以影响选情的大事件。

想到了几年前我在北外给日韩学生们上英文写作课的时候,提到过对第二人称的谨慎使用。
当时还特地找出了管鑫sam翻译的英国议会辩论。明明中文专业的日韩学生英语很差,居然还得停下来看汉译字幕23333。
当时说到,议长的存在并不是只喊order,当吉祥物。
有一条原因是ta本人存在在那里,可以让两党党魁互相辩论时,名义上还是跟议长说话,而不是直接互怼。
即使再尖刻有分歧的争辩,都是“议长阁下,刚才那位先生/女士的发言,在我看来……”而不是“你的发言如何如何”。
本来觉得议会辩论这样挺形式主义,后来发现第二人称在任何时候交流的时候都是要谨慎使用的。
写来自勉。

“不仅要从表面上服从资本主义的‘理智体系’,而且要从内心里接受资本主义的自行调节方式:每个人是自己的警察、教育者、监狱看守和监工!”
#边沁 #自由主义 #全景监狱
#从心所欲不逾矩
#资本主义黑皮书

Finally some positive news out of the White House.

长毛象里居然也有人像模像样分析怎样使用“婚驴”这个词儿了,就像前几天我看见有人分析把男人叫做金针菇是怎样怎样有道理一样。
这种事情本来就不应该。用符号性侮辱性的词汇去把你不赞成的人,“去人格化”,本身就不对。
分析这个就跟几个男的分析什么时候应该叫女生“黑木耳”“绿茶”,什么时候应该网开一面高抬贵手不这么叫;
几个白人分析什么时候可以把中国人叫“东亚病夫”“黄皮猴子”,什么时候可以不这么叫,
一样恶心。

金斯伯格去世,一堆支持共和党的华人出来弹冠相庆;川普确诊,一堆支持民主党的华人出来弹冠相庆。对发生在别人身上的灾难甚至死亡毫无同情——这不是左或右的政治立场选择,而是人或兽的本性选择——咱要不要先做个人再谈贵伟大理想啥的?

认真的思考更改为Misskey 的可能性

Misskey 有好的移动端app 支持吗,像Toot! 一样好的 :monkaHmm:

Show more
The Senate

Welcome, to the Galactic Republic.